成都女子异性spa会所

成都女子spa电话

技师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技师专题

成都异性巴厘岛spa把我推向幸福的天堂

今年春节,在陪丈夫拜访完重要亲友后,我打算自己一个人去趟泰国。客厅里,和我丈夫说了想法后,他并没有反对,丝毫没有惊讶和担心的样子,只是冷冰冰地对我说:“度假为什么不去欧洲?算了……”我没有接话,征询完意见就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七年前开始,他对我的态度就变得冷淡了,我知道他真正关心的只有两个地方:他的公司和小情人。可惜我的出身比他差了太多,权衡之下,这些年一直是敢怒不敢言。好在我和他生有一个女儿,再加上他对自己名声的考虑,使得我们的婚姻没有彻底破灭。


 不过,我也是个倔强而骄傲的人,毕竟大学的时候自己也算个校花式的人物。我不甘丈夫的冷落,开始花他的钱大肆享受,混迹夜场更是常有的事。有时候太过空虚寂寞,我也会点上几个“帅哥”,但我从来没有找过情人。这些情况我丈夫肯定知道个大概,但是只要外面上不败坏他的名声,他从来都懒得管。他的薄情让我越来越放纵,只是始终恪守着底线。


这些年我的私生活确实很混乱,基本上什么都见识过了,对“肉欲”这种东西也算基本看了个透。我不否认性这方面,我偏离大众的共识太远。可是身为所谓的“豪门贵妇”,圈子里充斥的都是赤裸裸的虚伪、欲望和利益,几乎没有半点真诚和温暖,时间久了心也就变得麻木了。于我而言,性成了一个发泄的窗口,麻痹沉醉的方式,也成了一个堕落的深渊。如果我说,自己其实是个内心空虚迷茫,缺乏真心呵护的可怜女人,不知道你们是否会对此嗤之以鼻。


一个多星期前,坐在亚航的头等舱上,我的情绪异常低落。望着窗外一朵朵白云,我感觉一阵阵莫名的压力失落在将我包围,整颗心有点惶恐不安。有那么一瞬,我甚至希望这架飞机能永远消失在天际,就像之前失事的马航一样,让我那略带荒唐的人生就此留痕迹的终结。


飞机平稳地抵达曼谷,入住了市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四季酒店。第一晚,在泳池里无聊地呆了会儿后,我直接回了最顶层的酒店房间。披着浴巾,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我凝望着对面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陷入了沉思。镜子里的女人年近四十,皮肤因为长期保养看起来白皙光泽,脸上挂着高级化妆品堆砌出的精致妆容,但是仍然遮不住因为夜生活过多而产生的黑眼圈和细纹,眼神在此刻显得呆滞而空洞。


当时的我在想,自己来泰国的目的是什么?是尽情游玩还是疯狂购物?抑或是体验下这里远负盛名的夜生活?点了根烟,在烟雾缭绕下,突然明白了:这个游泳也不敢卸妆的女人已然不再年轻,记忆中青春靓丽的校花已经逐渐远去,肆意挥霍大好年华的日子也行将落幕。人生中这一刻的窘境,就像欢乐的午夜party面临散场,任性的离家出走迎来归期,一夜宿醉之后终将头疼欲裂地醒来,面对未知的早晨。我想这个女人大概是决心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远离所有她所厌恶的东西,孤身去寻找让经年疲惫的身心得到真正放松和慰籍的东西。是这里消除疲乏的销魂泰式spa吸引了我,还是净化心灵的泰国寺庙,我的内心没有答案。我只知道当时的自己像一只没有脚的鸟,只能不停地往前飞,迫切地想寻找一个安稳的地方来停歇。


接下来的日子,我定下了曼谷到清迈,再到普吉岛的行程计划,初步当是去旅游散心。我在曼谷逛了因为普密蓬国王去世,现在还到处披了白幔的大皇宫,引发了一些对生命价值的思考。我在清迈看了大象,逛了农场,感受着那里环境的小清新和异国村民的朴实,内心似乎体会到了一丝久违的单纯和温情。我在普吉岛乘着海风坐船出海,在海景房里看日出,内心好像重新洋溢起了少女时代才有的自由和希望。


不过行程一过,重新飞回曼谷,一切撩拨起的感觉又归于平淡,就像是一颗颗小石头砸向水面,只不过短暂激起了几圈涟漪。我没有按原计划回国,在我内心魔鬼的驱使下,我不自觉地去了曼谷有名的红灯区——Nana plaza。我又开始像往常一样,见到酒吧就往里面钻,开始疯狂喝酒,疯狂跳舞,疯狂和人暧昧,只是心态似乎有些变化。看着gogobar一群扭来扭去的比基尼女郎,我大声叫好,搞得旁边几个欧美老男人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在gay吧碰到一个个花枝招展的人妖,我上下其手,非得把他们调戏到不好意思才肯罢手。一圈逛完已经接近十二点,我打车去了banyan tree spa bankok,打算在曼谷制高点享受我期待已久的泰式spa。给我按摩的是一个混血泰国妹,态度热情,手法高超,给我上了最好的精油和项目。折腾了一个半小时后,我感到浑身舒坦,但是总觉得差了点什么。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骨头都酥了,人却还很精神,没有半分睡意。


甩下八千泰铢的spa费用和五千泰铢的小费,我直接出了那家高级会所。我漫无目的地行走在深夜曼谷的街头,突然某个拐角处出现了一个小清吧。我就记得酒吧门口供着一尊佛像,至于酒吧叫什么名字却想不起来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竟破天荒地走了进去,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很自然地点了一根烟。舞台上,一个年轻的泰国乐队用蹩脚的泰式英语奏唱着那首已经不算很流行的《see you again》,一首关于悼念和遇见的歌。酒保走了过来,应该是问我要喝点什么,我随便点了一杯Margarita。这时候,一个从我进酒吧就开始打量我的男人径直地坐到了我的对面。我刚觉得有些不悦,对面的男人笑着说:“女士你好!你应该是中国人吧?他国偶遇同胞,介意聊一会儿吗?我请你。”


“好啊。”这个搭讪只能说一般,但我的表情故意一缓,略带戏谑地看着他,想看看这个男人想玩什么把戏。


接着,他递给了我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他是一名异性spa导师,我内心了然,立刻装作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他示意我不要紧张,并且告诉我他叫Apple,是来这边交流spa经验的。奇怪的是,我从他的眼睛里竟然看不到一丝不自然,很清澈又带点深邃的眼神。


戒备放下了一点,我抿了一口鸡尾酒,拿着烟的手轻轻摇动着酒杯,一手托着头,略带挑逗地对他说:“我就刚做完spa,不知道你这异性spa有没有我刚才做的那个爽?”


我打定主意,如果他说出什么“到底爽不爽你试试就知道了”这种蠢话,我就把酒直接泼他脸上,然后甩几千泰铢在他头上走人,当然那只是酒的费用。男人是什么动物,我一向了解,约炮非要找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不能忍。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依然很清雅镇定,“这种spa不是为了寻求低级的肉欲体验,而是以排解客户心结,带给客户温暖和体悟为方向高贵芳疗”有点意外,不过说得有点唬人,我带有一丝好奇地继续问道:“那你这异性spa都有些什么项目?”


 “准确地说我这叫‘密宗spa’,主要手法和能量触摸。此外,还会有诸如音乐、香薰等谭崔元素参与进来。具体项目是秘密的私人水玲珑级,总之最后将得到比纯粹发泄色欲更美妙的能量体验。”他带着微笑,不急不缓地说着,有种无法抗拒的神秘感觉。


 “我见过很多花言巧语的男人,比你能说的有大把。大把。”我眯着眼睛凑上前,朝他吐了口烟圈,说道,“他们最后的目的无非是让女人乖乖地和他们上床罢了……”

 

还没说完,下一刻,这个男人竟然用食指轻轻弹了下我的额头,我一时愣住了。


“我好像没有刻意向你推荐做spa吧?”他翻了翻白眼,“是你自己问我我才回答的。姐,你是不是有点太过敏感了?再说我没觉得自己口才有多好啊?


一时间我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又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像我这样开放的女人,竟然还煞有介事地担心自己被侵犯?这种心态以前绝对不会有,我只好问他:“那你为什么要和我搭讪?”


“就是想聊聊天而已。”他又恢复了微笑,“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你好像有心事?”

    

我的眼神暗了几下,没有理会他的问话,给他要了一杯酒,然后挤出笑容反问道:“你的那种spa真的能达到你所说的效果?”

    

“基本都能,你够呛。”这家伙竟然带着一丝挤兑说道,“你这人顾虑太多,不易对人产生信任。”

   

“那我今晚就让你试试。”不知怎么这话就说出口了,和以往一样草率,但是不同于以往的无所谓,这次心中反而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不过没效果,我可不给钱啊。”

    

“真的假的,你不是以为我是个色狼吗?”他瞪大了眼睛,看得出是真有些意外。

   

“少废话。”我站了起来,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举起酒杯对他说道,“把酒干了,姐带你看夜景。”

    

两人都是一口闷,也都想结账,最后竟然搞成了AA制。门口拦了一辆粉红色的Taxi,等回到我入住的酒店已经两点半了。两人依次洗完澡,一同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下方是灯光璀璨的曼谷夜景。默默站了好一会儿,我侧头问他:“Apple是吧,你这spa服务什么时候开始?”

    

“随时都可以。不过要先给钱。”说着他拉上了窗帘,然后在桌子上打开了一个黑色小提箱。这个小提箱他一直随身带着,只不过我之前没有注意。提箱里整齐地摆放着不少东西,看着不是什么情趣玩具。给完钱后,他让我先在床上安静躺好,躺下的一瞬间突然眼前一黑,灯被他摁灭了。

     

就在我觉得有些不妙的时候,天花板和四周的墙壁布满了绚丽多彩的星云,我仿佛身处浩瀚飘渺的宇宙,人也有点轻飘飘的感觉。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打开了一个高级的投影灯。然后空灵的电子纯音乐从四周传来,我似乎能感觉到一个个音符在轻扣我的耳膜,在我的头脑里跃动,细胞也好像要跟着颤栗。再接着,一股幽香逐渐在我的鼻尖萦绕,我感觉全身的神经都得了安抚,所有的毛孔都因为愉悦而张开了。此刻的我身体彻底地放松了下来,大脑有种空灵的感觉。接下来,我感受到一双绵软的手在捏按、拍打着我的肩、背、臂、腿等多个部位,手法比那个泰国小妹还要灵巧。半个小时后,我感到全身的毛孔在自发地冒着细汗,所有血管变得温热通畅,舒服得仿佛连骨头架子都要散了。

   

在按摩的过程中,他也不免会触碰到我的敏感部位,慢慢地我竟来了感觉。我用眼神示意他可以更进一步,他却摇摇头,在我耳边轻声呢喃道:“姐,我感觉你缺乏的不是性,而是理解和关怀。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出来吧。”刹那间,两行眼泪缓缓流下,埋藏心底的某块石头似乎被触动了。他停下了按摩的动作,转而用怀抱婴儿的姿势牢牢抱着我,一只手轻抚我的头发。或许是受当时现场气氛的感染,或许是身体的舒畅让我的神经彻底松弛,或许是他不代表情欲的拥抱让我感受到了真正的温暖,也或许是因为两人是陌生人,难以走进日后彼此的生活。当时,我就把内心所有的郁结和他倾述了,甚至是丑恶的一面也展现在他面前。他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发表一两句中肯的意见。我只记得自己含糊不清地说了很多,说够了,说累了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Apple早已经悄悄离开,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他说要先给钱。迅速起床泡了个澡,我感觉近十年来自己的精神从没有这么好过。虽然心情大好,气色也上佳,但是一天没吃饭的我肚子却饿得咕咕叫,我匆匆化了个淡妆就出了酒店。在大街上随便找了一个人多的廉价小饭馆,一个人叫了两份芒果糯米饭和一大盆的冬阴功,最后还吃得干干净净,结账的时候发现竟然只花了300铢。

    

那天晚上我早早就睡下了,但是怎么也睡不着,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我和我老公在大学的时候相恋,他很有才干,但是做事总是三分钟热度,一家饭店从来不吃第三次,每次需要耐心的时候都是我在督促着他。那时候的我算是有些姿色吧,很多男生都追过我,这也养成了我自傲,做事太自我的缺点。记得有一次,我们大吵了一架,一个月内硬是没人主动服软,谁都没理谁。一天,我见到他和一个小学妹在饭堂里一起吃饭,还有说有笑,我气不过就找了一个学长故意拉着手在他面前走过,他愣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最后,还是我们共同的朋友找了个机会把我们一起找出来,逼着我们开诚布公地谈了一次才和好。

    

我认真问自己,这么多年了我还爱着他吗?或许还是有的吧,不然也不会那么另类地赌气了那么多年。那他对我又还有感觉吗?我苦笑着摇摇头,却突然想起当年帮我们和解的那个朋友的一番话。当时是我第七次发现丈夫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我约那个朋友出来诉苦,喝得酩酊大醉。他劝我说:“我觉得你在他心中还是有位置的。我说句实话,你家世一般,也没什么背景,他要和你离婚根本没什么顾忌,但是他还是没有那样做。”很奇怪,这番话当时喝醉了根本就没记住,现在却记得这么清晰。不过,就算彼此还有惦念,这些年来,他找小三我出轨都是事实,我们的爱情乃至婚姻早已千疮百孔,我们已经回不去了。或许要等到我们老得走不动了,才会蓦然发现彼此才是自己最值得依靠的人,这得是多么无奈的事啊。

其实这些年最对不起的是我女儿,光顾着外面作乐的我,除了遗传给她一副好皮囊,一天说的话基本没超过三句。转眼她都要上高中了,孩子这些年会不会认为自己连后妈都不如,甚至幻想自己有一个后妈呢?想想自己真是个不称职的母亲,自以为看透了人情冷暖,却幼稚得连家长的担当都没有。好在如今自己似乎破茧重生,从女儿身上我看到了今后生活最大的的期盼。我希望现在回头关怀还不算太晚,只是我也有些忐忑,当年拉着妈妈裙子要糖吃的小女孩,在我甘愿给她一大捧的时候,她还愿意接受吗?

   

第二天上午,我没有化妆,身着便装去了卧佛寺。我给佛像上了大大的一柱香,然后郑重地双手合十,跪在蒲团上诚心祈祷。以前我是个从来没有信仰的人,自我到认为全世界都得围着我转,其实自己就像没有根的浮萍,飘飘荡荡没有着落。拜佛并不意味着我从此就信鬼神,只是代表着我内心存有了一份感恩和敬畏。跪在佛像前,我庆幸自己这些年没染上什么大病,庆幸自己大学时代拥有过爱情,庆幸自己得到了这么多人梦寐以求的物质享受。呆呆地跪了很久,我突然领悟到:每个人的人生都很难圆满,学会豁达才能好好生活。

   

中午回到酒店,我痛快地洗了个澡。披着浴袍,我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望着对面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女人,我陷入了沉思。镜子里的女人没有化妆,虽然皮肤已经不再细腻,眼角的鱼尾纹也清晰可见,但是脸色红润,面带微笑,眼神充满了光彩。

   

当时的我想着这一个多星期以来的点点滴滴,心头感慨万分,突然就觉得有必要把我的故事记录下来。于是我出了浴室,拿出笔记本坐在椅子上兴致博博地开始码字。或许是有太多话想说,或许是笔力生疏,我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堆,一直从下午写到深夜。

 

现在,我正坐在亚航回国的飞机上。因为不能使用电子设备,我打算用笔把我故事的最后一点记录下来。机票改签了,由于各种原因,我现在坐的是经济舱,不过我一点也不在乎。望着窗外一朵朵白云,我感觉心情格外地好,简直想飞到机舱外在白云堆里扑腾。我希望这这架飞机能加快速度,最后顺利降落在北京,因为我已经等不及要陪我女儿去好好度过今晚的元宵佳节

地址:成都市红牌楼附近(需提前预约男技师)

手机:

微信号:同电话号码

服务宗旨:私人、私密、私享

扫码联系:

Q  Q:1207284797